元宇宙勢改教育生態 師生同擁抱機遇與挑戰

自全球大型社交媒體及多間跨國公司近日相繼提出後,「元宇宙(Metaverse)」概念隨即風靡全球。事實上,大多元宇宙背後的技術並非新事物,究竟為何突然掀起社會討論?香港教育界最近亦開始思考元宇宙對教育的影響、潛力和挑戰。到底元宇宙會如何影響未來的教育生態?教師又可以如何裝備,與學生迎接未來元宇宙環境?

互聯網發展形成元宇宙

元宇宙的起源可追溯至1992年科幻小說《雪崩》所描寫的虛擬現實世界。香港浸會大學副校長(研究及拓展)郭毅可教授認為,人們近日炒熱的元宇宙一詞,牽涉的虛擬實境、區塊鏈、加密貨幣、人工智能等,其實全都是互聯網發展的產物,「從元宇宙整個思想來看,我認為元宇宙實際上是很多互聯網發展出來的技術組合而實現的一個全新網絡基礎架構,而這個基礎架構令互聯網生態發生了很多變化。」

香港浸會大學副校長(研究及拓展)郭毅可教授是英國皇家工程院
院士(FREng),自2002年起擔任英國倫敦帝國學院計算系教授,
並於2014年起擔任倫敦帝國學院數據科學研究所所長。他也是歐洲
科學院院士(MAE),香港工程科學院院士(FHKEng)及英國電
腦學會院士(FBCS)。

改變人類組織團體的方式

郭教授解釋,元宇宙跟過往人類重要的技術工具發展一樣,改善了人們溝通和組織的方式。他指過去輪子的出現,促進了人類流動和交流,拓展「可及」的距離,開啟了農耕時代;蒸汽機的發明,以及由此而來的汽車、火車、飛機、導致了人類「可及」的距離的進一步拓展,電話、電郵等發明則讓人們迅速傳遞資訊,人類「可及」的距離趨於無限;而元宇宙涉及的互聯網支持下的虛擬實境,不僅打破物理距離,甚至改變人類組織團體的方式,讓人類不受地域及時間限制,進入自由交流、零距離的世界。「原本我們組織結構是根據我們物理距離決定的,我們開會要在一起、成立一所公司要有辦公室、辦學校要有校園、一個班級要有教師及實體授課的地方。但是有了虛擬元素,可及度就可達到無限,組織(方式)就變化了」,從而形成「去中心化自治組織(decentralised autonomous organisation)。」以教育為例,郭教授說,疫情期間學校進行網課,師生在虛擬世界互相交流,形成社會組織,其實已經是元宇宙的一種體現。郭又認為,元宇宙將改變學校構成的方式,教師教學或變成一種服務產品,學生將無須實體到學校上課,同時改變文憑的概念,「如果說我有兩千人(在網上)組織起來,就是一所大學。讓一流的教師、院士、諾貝爾獎得主在網上授課,這樣的大學的文憑肯定很值錢吧,那網上就突然形成了一個世界一流的學校了」,儘管如此,郭教授補充,實體的學校不可以消失,它會變成另一種形態,為網上教學的教授和教師提供設備和研究環境。

元宇宙突破界限 觸感互動兩全兼顧

線上教學打破地域的限制,從學生角度,未來將有更多元化的課程內容,他們亦可隨時在網上修讀自己喜歡的海外課程。郭教授表示,現時大學已經設置很多跨地域、跨學科課程、共享校區也因元宇宙應運而生,他預料未來學生學習內容將變得更個人化。對於有說法指虛擬實境較難為學生提供情感支援等,郭教授回應說,教師也可通過虛擬環境教會學生面對困難,「你可以製作一個虛擬環境,說現在有一場颱風災難,教(學生)怎麼處置。」郭教授又說,元宇宙世界也可以是雙向互動的,例如智能手套等可加強使用者的觸感;裝備各種傳感器的沉浸式虛擬實境,則可以實現人與環境的信息互動。

發揮所長 教師成人類文明傳承者

當學生可輕易接觸世界各地的課程時,實體學校的角色將被淡化。郭教授表示,元宇宙帶來機會,也帶來挑戰。教師作為元宇宙一員,需學會善用元宇宙龐大且自由的平台來傳授知識,郭教授舉例,清華大學畢業的中國人民大學附屬中學教師李永樂在網上有千萬名追蹤者,在以往看來是沒可能的,但元宇宙就創造了這種機會,讓有能者教育更多人,同時使教師成長,「(教師)也要學習很多東西,教得多學得多,因為學習對象太多了,一個好教師就變成了人類文明真正的傳承者。」

另一方面,郭教授預料,教師未來也面對巨大挑戰,因學生會傾向選擇教學質素高的教師,故未來教育環境對其教師要求將相當高。教師需重新定義角色,並強化自身優勢,才能在競爭激烈的教育平台上發揮所長,「這個競爭我認為是完全公平的,這個時候慢慢會出現層次。你可能講課講得不好,可是你家庭輔導做得很好,那你就在這方面重新定義自己的角色。當每個人認真的在元宇宙這個零距離世界扮演的自己最適合的角色時,多樣性就出來了。」

郭教授期望,香港可於未來五到十年善用元宇宙的優勢,在教
育、創意藝術和金融方面領先全球,並指教育其實也是一種傳播
方式,建議香港的大學多做一些與傳播學有關的教育研究和實
驗,從而推動香港教育的發展。

裝備學生 辨別元宇宙是與非

若林林總總的教育課程可在元宇宙中唾手可得,我們該如何確保教育質素?郭教授認為,元宇宙內的課程將受社會評價和監測,政府亦須思考應如何改變管理模式,從而確保內容正確和高質量。郭教授指,轉變的過程不可能一步到位,教師對新事物保持開放態度的同時,亦應裝備學生有「Digital Thinking(數碼思維)」,讓他們未來有能力分辨在元宇宙流通的資訊是否真確,才可理解智能合約、代碼資產等新時代產物。

香港作為貫通中西方的橋樑,擁有很大自由度,郭教授期望,香港發揮在教育、創意藝術、金融範疇的優勢,把握元宇宙帶來的機會,而非單純從功利角度思考,「如果大家對元宇宙的理解比較狹隘及功利,香港的元宇宙發展將不會有太大起息,無非是虛擬現實,搞點虛擬貨幣,但如果認識到它帶來的零距離世界對我們社會的巨大影響,我們就可以擁抱機遇,迎接挑戰,走在時代的前面。」

元宇宙涉及人工智能和機器學習等技術,郭教授認為,未來由機器擔任研討會等活動的主持人,或更易創造公正的討論環境,因機器不持個人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