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教育大學暨英國劍橋大學的一項研究發現,本港幼童的心智解讀能力(Theory of Mind)落後於同齡的英國幼童,這或影響他們的社交及學術發展。負責研究的香港教育大學心理學系助理教授王貞琳博士指出,透過改變傳統的教學模式,以及提升家長的心智敏感度(Parental Mind-Mindedness),可有助改善情況。

心智解讀能力 影響社交和學習

心智解讀能力是指一個人懂得代入其他人想法,並理解他人行為和心理狀態的能力;能力較佳的學童會較擅於人際交往,或會因此較受朋輩歡迎。他們的認知能力也較強,學術發展也會較為理想。

此外,王貞琳指如學生較能夠理解別人的想法,也意味較能掌握教師的教學意圖,令學習過程更順暢。她舉例:「當師生進行遊戲式學習 (Game-based Learning)時,學生會明白教師其實是以遊戲輔助教學,因此不會只專注於遊戲過程,反而會理解教學內容。」

探究式學習 促進多角度思考

王貞琳與劍橋大學學者的首階段研究,以默片測量方式對336位香港和英國的小學生進行測試,分別比較就讀本地學校和國際學校的香港小學生,與英國小學生在心智解讀能力方面的差別,結果發現前者與英國小學生存在明顯差距,後者則為相約。

香港教育大學心理學系助理教授王貞琳博士

王貞琳表示,研究結果顯示教學模式影響兒童的心智解讀能力:本地學校多採取傳統教學模式,由教師單向教授知識,強調背誦和操練,師生間較少溝通交流;反觀國際學校則較多推行知識探究和自主學習,着重解難和協作,教學過程中鼓勵學生討論以至辯論,培養他們多角度思考及分析能力。王貞琳說:「思考及分析能力強的學生,較能站在別人的角度思考,有助心智解讀能力的發展。」因此,若學校希望加強學生的心智解讀能力,可考慮改變教學模式,多推行探究式學習(Inquiry-based Learning),培養學生的多元思維和理解能力。

錯誤信念:心智解讀能力測試指標

建基於首階段的研究,研究團隊在香港及英國再各自招募了1 2 0 個育有三至五歲幼稚園小孩的家庭參與研究,並以不同的情境設定為幼童進行錯誤信念(False Belief Understanding)測試,探究幼童能否理解別人,以及自己曾經擁有與現實不符的錯誤信念。對錯誤信念的理解是幼童階段發展心智能力的重要歷程碑。測試結果發現,約有三分之二的參與英國幼童通過錯誤信念情境測試,但通過測試的參與香港幼童只有一半。

錯誤信念測試

測試者準備紅、綠兩色的小盒各一,並拿出一個布偶,在幼童面前把一枚硬幣放進紅色小盒,然後跟幼童說:「布偶知道硬幣在紅色小盒裏,現在它要外出一會。」測試者接著收起布偶,並向
幼童提議要作弄布偶,然後把硬幣從紅色小盒換到綠色小盒裏。接下來,測試者拿出布偶向幼童說:「布偶回來了,你們覺得布偶會從哪個小盒拿出硬幣?」若幼童選擇紅色小盒,則證明他們
能從布偶的角度去思考硬幣的所在地,因為布偶理應不知道硬幣已被換到綠色小盒中;若幼童選擇綠色小盒,則證明他們是根據個人經歷去思考布偶的行為。

幼童心智發展 由父母開始培育

除了評估幼童的「錯誤信念」能力,研究團隊亦就父母的心智敏感度進行測試,研究人員會邀請父母於五分鐘內形容孩子不同方面的行為表現,並分享彼此的相處方式,然後根據內容評分;如父母提及子女心理狀態的次數越多,得分就越高,即心智敏感度越高。

結果發現,香港父母的心智敏感度比英國父母低,這也是香港幼童的心智解讀能力遜於英國幼童的主因。王貞琳表示,若將父母心智敏感度的因素排除,兩地幼童的心智解讀能力其實相約。

她認為,香港和英國父母的差距,或是由於兩地的文化差異:「東方社會的父母比較著重子女的學術發展及技能培養,有機會因此未能全面掌握子女的心理狀態。」王貞琳表示,家長要協助子女發展心智解讀能力,可以從改變相處模式做起,例如更多向子女表達關懷,了解和尊重他們的想想法等,耳濡目染讓子女學會替他人設想;家長也可多與子女一起閱讀繪本和故事書,透過不同的故事情節和角色,鼓勵子女嘗試代入他人的處境,思考如何面對和解決問題。